一只鬼(甜甜甜)

七月半特献~23333
写的时候被这只小鬼给萌到了(分享一个对萌物没有把控力的面瘫攻~)
————————————————————
在这平常又不平常的一天里,KO考虑到自己的特殊体质,决定早点洗洗睡了。

KO开着灯躺在卧室里,用眼睛扫视了四周,觉得没有不明物体侵入,但又莫名的感到阴森鬼气。他无望的仰躺在床上,手臂压在眼睛上念了句,“阴阳眼。”

一年一度的中元节,鬼门大开,那场面太震撼,KO虽已见惯鬼魂游走人世的场景,但他也不想去体验这种另类盛况。

他关了灯,闭上眼睛,开始神游他方,精神渐渐分崩。
半醒半睡间,房间里开始传出声响。
“好饿啊…饿死了…我好饿啊……”

这声音带着陈腐的气味,由深渊而来,令即将入睡的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

KO面无表情的坐起,心道今夜果然不会太平。他寻着声源,看到一个赤足的少年,一副学生打扮。

那少年一直念叨着,“我好饿啊,好饿啊…”
KO又走近了几步,蹲下身,这才看清了这个少年的模样。

少年面色苍白,嘴唇却泛着异样的红,两颊都瘦到凹陷,看他的身体形态。像是刚死去的小鬼,因为鬼门大开之日,而错过了阴差。

KO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你是饿死鬼吧?”

那只小小的饿死鬼将自己圈成一团,昂这脸瞪大了眼睛,一脸戒备的看着他。

KO猝不及防的萌了一把,按说自己阅鬼无数,可是这么可爱的小鬼到真是头一回见。
“你要吃的吗?”

小饿死鬼对“吃”这个字尤为敏感,像是被触动机关一样,猛一阵点头,识时务的对着KO一笑。
“你在这里等着。”

KO说完便出了卧室,到书房的柜子里一阵翻找。

那小饿死鬼像是找到投喂员的小奶狗,小心翼翼的跟在KO的身后。

双手合十的放在身前,眼巴巴的盯着KO。

KO在一道带着寒意却又迫切的眼神中,捧着一大把香烛,如释重负的摆到小饿死鬼面前。
“吃吧。”

小饿死鬼激动的抓起一大把,通通塞进嘴里,原本凹陷的两颊,瞬间被挤得鼓起,圆滚滚的样子搭配着他黑亮黑亮的眼睛,可爱到想让人养一只小鬼。

KO晃晃脑袋驱赶了这个可怕的想法,“你怎么不去投胎?”

小饿死鬼嚼着香烛,含糊的说:“我太饿了。”
KO无奈的扶额,只好再捧出一把香烛放到小饿死鬼的面前,“那现在吃的差不多了吧,赶在鬼门关闭前,你带点干粮上路吧。”

“我好饿,我不走…”那小饿死鬼一直重复着这几句话。

KO蹙眉问:“你是有未了的遗愿吗?”

小饿死鬼拽着香烛,鼓着嘴说:“我没死。”
KO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说:“你叫什么?有什么遗愿?都可以告诉我,我想办法帮你了了。”
小饿死鬼咔嚓咔嚓的嚼着,抽了空回答:“我叫郝眉,18岁了。”

KO看着他大肆进食后,好像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人气,耐心问:“你有什么遗愿?”

郝眉一脸无语的表情瞥了他一眼,说:“大哥,你怎么听不懂人话,我说了我没死,哪来的遗愿。”

“好好好,那你有什么心愿呢?”

郝眉一脸兴奋的说:“吃遍全世界的美食,不过我还没出过国呢。”然后又失望的垂着脑袋,啃起了蜡烛。

KO毫不犹豫的宣布了解决方案,“嗯,那我现在就上网给你定各个地方的香烛,等你吃够了就乖乖去报道。”

郝眉抬起头,眨巴着眼睛,“我真的没死…”
KO决定不再跟他纠结这个问题,顺从的附和道:“嗯。”

郝眉立马恢复活力,继续解决着他的特供食物。
KO也是行动派,打开淘宝开始订各地的香烛,保质保量的添加进购物车。

郝眉摸着肚皮,转到了KO身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大哥,那你这段时间能先收留我吗?我大概是失忆了,虽然这个说法有点狗血,但是我真的忘记了好多事情。”

KO秉持着送鬼送到入轮回的目的,点着头“嗯”了一声。

随着他的一个点头,一声“嗯”,正式开启了与鬼同居的日子。

一个月后,KO觉得自己的薪资卡上的数字越来越小。

他打开书房柜子的门,毫不意外的发现了自己结下的孽缘,一只郝眉,一只快要吃穷他的小饿死鬼。

他轻轻揪住郝眉的一小撮头发,“你的心愿差不多完成了吧。”

郝眉塞了满嘴的香烛,一脸懵懵的看着他,发现这个投喂员正处于愤怒状态,他当机立断的点头,选择顺从。

“那为什么阴差不来带你走。”KO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着,按照阴间的相关条例,像是这样没有杀伤力的小鬼早就应该被收走了,可是现在…
他看了看仍旧鼓着脸,直愣愣盯着自己的小鬼,无奈的收回了手。

郝眉咽下特供食物,说:“我告诉过你的,我没死啊,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KO说:“你没死的话,怎么不吃正常的食物,而是吃香烛。”

郝眉被KO一阵见血的回答刺的愣住,耷拉着小脑袋,喃喃道:“我真的没死,真的,你怎么不相信我…”

KO看着郝眉委屈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话说的太重。他屈膝蹲在郝眉身边,哄着:“你没死你没死,你只是失忆了,刚才是我说错了。”

郝眉像是魔怔了一般,反复重复着这几句话。

KO拿着香烛刚想要讨好,就发现郝眉赤红了眼睛,大口喘着气,嘶吼着:“救我…救…救我…”

KO无措的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帮助他,只能把他抱进怀里,用手顺着他的后背,一声声的叫着:“郝眉,郝眉,郝眉…”

直到他的后背汗湿,脸颊上的含住顺着下巴往下滴落,郝眉才渐渐平复下来,在他的怀里,哑着嗓说:“KO,我没事了,谢谢你!”

KO急急的问:“你刚才怎么了?”

“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我的记忆回来了。”

“真的吗!那你…真的没有死?”

郝眉给了KO一个无力的笑容,说:“我可能,没死。”

KO捕捉到那一闪而过的讯息,问:“怎么回事?”

“我应该还在某个ICU里,吊着命呢。”

“那我能帮你什么?”

郝眉往KO的怀里拱了拱,说:“什么都不用做,听天由命吧。”

KO握着他的手,认真道:“不行,你既然没有死,我就不会不管,我一定能想到办法。”

郝眉不敢置信的盯着KO的侧脸,然后一把抱住他的脖颈,贴在他耳边说:“KO,你对我真好。”

KO被他的突来的亲密举动,惹得一阵脸红,难得结巴的说:“不…不…客气。”

郝眉也没发现他的异样,只是一个劲的粘他,大方的说:“KO,谢谢你,我好喜欢你呀!”

KO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过快,伸手捞了一把香烛递到了郝眉的面前,说:“你先吃着,我去想办法。”
“好。”

KO灵光乍现,想起了卧室里压箱底的那本家传古籍,动作迅速的找了出来,坐在地上开始翻阅。

一直翻动的手指突然一顿,KO目不转睛的盯着书页上的内容,终于看到了有用的方法。
但看了看,又觉得方法过于简单。

书上所述,只需拥有阴阳眼的人,取出血与三魂七魄未散的游离者的血液相融。

只不过血液相融后,两人就生死相连。
KO只想着这个方法是否可行,全然不顾这生死相连的契约关系。

他迫不及待的回到书房,“郝眉,我找到方法了,不过这个方法可行性不能预估,但是总要试一试。”

郝眉说:“好啊,试一试。”

KO点着头,拿着一把闪着黑光的匕首,正准备往自己的手心割。
郝眉喊道:“KO,你做什么呀?”

KO不以为意的笑说:“我的血就能救你,不过你以后的命就得和我连着了。”

郝眉不明就里,疑问道:“嗯?你和我的命连着?”

KO继续解释:“古籍里说,我的血能救你,但是副作用就是你和我生死相连。”

“啊!那怎么行,万一我哪天一不注意,又变得半死不活的,这不是连累你吗。不行,不行的。KO,我不要你救了。”

KO不等郝眉同意,直接划开自己的手心,又一把拽过郝眉的手,将他的手心一并划开,扣住他的手,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

郝眉来不及推开,只能红着眼眶,任凭自己与KO的血水相融。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木地板上也晕开了一片猩红。

KO观察着郝眉的变化,只在他眨眼的一个空隙间,郝眉就这样凭空消失。

KO愣怔的,看着自己满是血痕的手掌,突然间觉得心头变得空荡而又落寞。

他的生活渐渐恢复了正常,他打开书房的柜门,却找不到那个总是埋头猛吃的小饿死鬼,他恍惚间觉得那一个多月的经历都是虚幻的;他不知道那个小饿死鬼是投胎了,还是重生了。

三个月后,KO如往常一样,窝在家里过着他的宅男生活。

一阵“叮咚”的门铃声,突然而至,他穿着拖鞋打开了门。

意想不到的,不可思议的,神奇的;他看到了出现在自家门口的郝眉,惊讶道:“郝眉?”

郝眉点着头,“我真笨,在这里待了这么久,都没想着看门牌号,害我找了这么长的时间。”

KO被他的小埋怨逗得一笑,“恭喜你重生,你特地来找我吗?”

郝眉不动声色的红着脸,笑着说:“这位大哥,我是来和你谈恋爱的。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KO也笑着看他,说:“嗯,我招的鬼,我当然收!”

(么么看文的小天使们,希望你们给我留言哦,给我红心小蓝手~~~)

评论 ( 12 )
热度 ( 145 )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