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短篇)完『祺鑫』


“小狐狸呀,我抓住你了。”

马嘉祺梦见过一只小狐狸,通体雪白的毛,看上去又软又矜贵。

当丁程鑫穿着白T恤在他面前晃悠时,他想阿程可真像那只小狐狸呀,白白的,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马嘉祺手随心而动,摸上了丁程鑫的头发,软软的,蓬蓬的,手感极佳。

可是被摸了头的丁程鑫,出于他的意料瞪大了眼睛,炸了毛。

马嘉祺心想这下可好,越来越像那只小狐狸了。

成精了。

也许福至心灵,马嘉祺梦里的那只小狐狸突然化了人形,还是按着丁程鑫的模样长,见了他劈头盖脸的来了句,“狗蛋儿,咱们去坐过山车吧,50次。”

马嘉祺觉得自己可能有点魔怔了,白天里想了些不该想的,梦里梦了些不该梦到的,50次过山车的威力太...

光哥x天天



由天光开始想你


眉心黑发对比


连呼吸新鲜空气


也想你


图片禁all



来分享一下我的码字软件是:zine

码字的时候不听BGM😂,用的楷体吧

最近的一个脑洞:牙科医生(男)与爱吃糖有蛀牙的患者(男)的故事

一个快30的人,跟有糖隐似的,一根接着一根往嘴里塞棒棒糖。现在疼了,知道错了吗?
医生不停的念叨。

患者装起了可怜,“我错了,我只是喜欢吃点棒棒糖嘛。”

医生:“那能戒掉吗?”
患者悄悄瞥他一眼,“不太能。”

医生叹着气,“躺好。”
……

(后续还没想好)

来呗~能给我凑个10吗?

10个到了,然后…能到20吗?

甜甜的(霆峰)

各位七夕快乐呀~~~
两个老大爷的晚年生活~
*

蝉鸣声不绝于耳,飘着的风都带着丝丝热气,蒸的人直冒汗。

临街有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大爷隔三差五的骑着辆二八大杠,就为了给他老伴买个西瓜。
店员见他打卡上班似的来水果店报道,便问,“大爷,您又来买西瓜啊?”

“是啊,我老伴爱吃,他夏日里没别的要求,就是贪这一口。”大爷喜滋滋的笑着,表情里露着幸福俩字。

店员笑着打趣,“您老呀,也是赶时髦学着小年轻们秀恩爱虐狗呢。”

大爷摆摆手,“我可不兴那一套,我听你们说过有句话叫‘秀恩爱,分得快’。”

店员被大爷的网络用语逗的一阵笑,一边将称好的西瓜递给大爷,“您俩可真幸福,怎么都不见老太太和您一起呀?”...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p图
禁二改

醋(H)一发完

终于肝完了一辆小破车,巍澜打call


戳我上车吧!!!

能不能被看到都随缘~

(小破车也需要留言评论哦~~~么么看文的小天使们~~~)

九十九次

向横x林说
*短篇  完

“咔哒…”房门落锁的声音在幽静住院楼里显得突兀又令人发慌。

躺在病床上的林说,被氧气罩盖住半张脸,眼皮阖实,浓密的睫毛也软哒哒附着着,同他的主人一样没了朝气。

向横拖着仿若被灌了铅的双腿,脚步迟缓的靠近病床,抬手顺了顺林说些微分叉的刘海。

他蹲跪在病床边,摩挲着林说的手掌心,“说说,我好想你。”

“说说,和我说说话吧。”
“说说,等你醒了,我们就去旅行吧。”

……

“说说,对不起。我承诺过太多的事情,却没有每一件都付之行动。”
“说说…”

可无论向横说些什么,都无法得到一句回应,只有呼吸机运作的声音为他的个人剖白搭配着协作曲调。

面颊上凉凉的湿润...

套路(时木 一发完)H

给楼楼 @楼城听风 的生贺,最近思想特别纯洁,今天憋了一整天才把这篇生贺写出来,祝楼楼生日快乐呀!!!


一辆小车车~


(我好像一直在炖肉……)

瀚超

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

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

(p图 禁二改,二传请注明出处)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