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王妃”回现代

穿越男林一木x唐青风

见大成女装产物,篇幅长短不定走向不定

前情回顾:(二)

————————————————————
(三)

回门期至,唐青风穿戴着繁重的服饰,戴上面纱。

林一木突然靠近他,为他调正面纱,笑说:“你这样也好看。”

唐青风瞥了他一眼,“我们走吧。”

林一木牵起他的手,唐青风不适的挣了挣,却被牵的更紧,无奈的压低声音叫了一声王爷。
“新婚夫妻当然要恩恩爱爱的,牵个小手,仅此而已嘛。”

唐青风也不搭话,林一木权当他是默认了,牵着他一起出了府门,上马车时,不知是贴心还是占便宜的抚上他的腰,护着唐青风上了马车。

两人并排坐在车内,经过不平坦的路段时,身体不自觉的靠在了一起。

那随着晃动而起的面纱好似泛着波光,隐匿其中的面容若隐若现;那垂在胸前发丝不安分的拂过林一木的面庞,惹得他心痒痒。

林一木看着他眉心的那抹红梅,不禁感叹,那额妆可真衬他,这样的装扮竟没有一丝违和。

唐青风撑着身体想要坐正,林一木却直接揽过他的腰,与他贴的更加紧密,“等会儿一晃,你还得摔了,这样才好。”

唐青风蹙眉,他暗恼林一木的举动,那一些些自尊心受挫般的抢先出头,他移开了搂在自己腰间的手,“王爷,末将习武,这一点颠簸不成问题,方才只是小意外。”

林一木看出他的小别扭,邪邪的一笑,大喇喇的侧身靠在他的肩头,“我可不会武功,青风可要保护我呀!”

男子气概什么的,林一木可不屑去要,能拐到老婆才是正经事。

唐青风僵直着身体,“是。”
这一字说的掷地有声,令开玩笑的人都严肃了几分。

林一木也不再有越矩的举动,安安稳稳的靠坐在唐青风身旁,一副小媳妇姿态。

马车行至唐府,管家道:“王爷,王妃,到。”唐府众人出门相迎。

唐青风配合着林一木演起了恩爱的小夫妻,由着他牵着自己。

唐父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们,迎了二人进府。

屏退侍从后,唐父屈膝跪下,言辞啃啃,“王爷,臣女顽劣,不顾旨意礼法,实与王爷添了诸多祸患,承蒙王爷相助,才使我唐府满门得以立命。”

林一木摆了摆手,说:“岳父,客气了,以后咱就是一家人了。”
这话说的直白,另唐继忠一愣,却也是点头附和,“臣一定尽快寻回小女…”

林一木却拉着唐青风的衣袖把玩,头也不抬的直接止了他的话头,“不急不急,我想二小姐逃婚,定是另觅得如意郎君。我可不做棒打鸳鸯的恶事,岳父也不比执着。”

唐继忠摸不透林一木这番话的意思,心中来回想了数遍,只觉他是话中有话,忙说:“是微臣管教无方,才出此孽女,臣定会寻回,好好管教。”

林一木这才抬头,暗自翻了个白眼,这古代人的脑回路也太清奇了吧,我都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居然还自带加密,把我说的曲解成这个鬼样子。

他只好站起身,看了一眼唐青风,清了清嗓子,“岳父啊,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二小姐喜欢干啥就让她干啥去,你就别管了。”

“这怎可?您与小女的婚事,乃是陛下亲赐,青风代嫁一事只可瞒得一时。倘若被揭穿,恐会累及王爷。”

“岳父啊,我再想和你说件事。您得做个心理建设,别太激动。”林一木想了想,觉得还是趁早直说了,免得给自己憋出病来。

唐青风一听这话,就猜出个大半,高声道:“王爷,请三思而言。”

唐继忠不明就里,只觉得唐青风越矩了,“风儿,不可无礼。王爷,您请讲。”

林一木有了老丈人撑腰,立马硬气了,昂首挺胸的,“岳父,其实我不喜欢您的小女儿,我喜欢您的大儿子。此番变故,合我心意的很。”

唐继忠惊的面色青一阵紫一阵,仿佛下一刻伸腿瞪眼,呜呼哀哉。

唐青风扶住他,忙道:“爹,您别多想,王爷他胡说的。”

林一木不识趣的摆手,一本正经的说:“我是认真的,绝没说谎话,岳父,您可得信我啊。”

唐继忠慢慢反应过来,用力拽着唐青风一同跪下,“王爷,风儿可是男子,这于理不合,于私,臣也不准。还请王爷断了这个想法,臣一定寻得小女,到陛下面前请罪。”

这迂腐的思想,林一木不再装深沉的,撸着袖子就说:“老头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道理懂不懂。我喜欢唐青风,那就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都没问他的意见,凭什么就给他做决定。”
唐继忠红着脸,“臣的儿子,自当听从臣的安排。”

“哼!那你是我的臣,是不是应该听我的话。”
唐继忠被堵的哑了声,只是跪着不再多言。
林一木胜了一局,决定乘胜追击,他看着唐青风,说:“我倒是佩服二小姐,敢为了自己所爱,孤注一掷。”

唐青风被他看的心虚,知道他的话另有所指,也怨自己懦弱,连一步都不敢向前迈出。

他看了看唐继忠的侧脸,那刚毅的面庞仍旧紧绷着,他想自己也可孤注一掷,试过后才不会后悔。
若是连尝试都不敢,那等到迟暮之年,定会哀叹,悔之晚矣。

唐青风移转着身体,朝唐继忠叩了个头,“爹爹,孩儿不孝,王爷所说的,正是我心中所想。孩儿喜欢男子,这是无可更改的事,还望爹爹成全。”

方才的一片静默中,唐继忠心中便已猜得大半,唐青风不喜女子之事,他早就知晓,只不过想要充聋作哑,得过且过。

此时,挑明了说,竟让他也松了口气。

唐继忠看着他,“风儿,你可想明白了?今日的决定,他日不会后悔?”
唐青风知道父亲已经松口,笑着说:“今日决定,绝不后悔。”

这画风转换的过快,竟然换成林一木目瞪口呆,不禁感叹古人接受度这么高,想当年自己出柜可是被打的进了医院。不由得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唐青风,感慨道:“岳父大人,真酷啊!”

跪在地上的两人,齐刷刷的看向他,一脸莫名。

林一木挠了挠后脑勺,“你们别跪着了,快起来快起来。”

他殷勤的上前,将唐青风扶起。

独留老丈人这半老的身子骨,麻着腿扶着木椅慢慢站起,真真是凄凉哟!

(固有台词来一发,看文的小天使们,评论走起呀~来跟我互动呀~么么你们哟~~~)

评论 ( 10 )
热度 ( 63 )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