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山大王x压寨夫人)齐蹇AU

前篇:(六)


第七章:

公鸡的打鸣声划破了寂静的清晨,蹇宾睡眼惺忪,察觉到腰间被箍住,他探上搭在腰间的手臂。动作轻缓的侧着身子,看了看仍在酣睡的齐之侃,看着他阖着眼,没了凌厉的目光,满满的少年模样。

蹇宾不受控的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鼻尖,不料齐之侃竟睁开了眼睛,定定的看他。蹇宾怔住,手指僵在齐之侃的面前。

齐之侃不等他反应,先一步拽住他的手指,握在手掌心,“宾儿,不用趁我睡着的时候,你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蹇宾面上一热,使劲抽回自己的手,“无赖。”
齐之侃习之为常,竟从“无赖”二字里听出几分蜜意,不由嗤笑自己着魔到不可救药。

“好好,我不闹你了,你别生气。”
“我没生气。”蹇宾有些不好意思,方才的恼羞成怒。他起身下床,束好外袍。
他推开房门,晨光照了满屋,漫着阵阵暖意。齐之侃紧随其后,束着外衣,“宾儿,你可与我同去?”

蹇宾因为方才的事,仍有些不自在,他背对着齐之侃,“我与你一起。”
齐之侃笑着,“好。”

齐之侃与蹇宾并肩同行,享受这一刻的闲暇,“宾儿,你先前在何处教学?”
蹇宾听着问题,便答着:“就是一处学堂,是一位与我父亲相熟的长辈所设。”

齐之侃讨好的笑着,“等我问完事,陪你去见见他。先前我带你回山,他定是心急的。”
蹇宾不满的哼了一声,“你倒是明白事理了。”

这话的语气,不像是责怪,倒是别有一番滋味绕在齐之侃的心头,仿佛某个隔阂被撞破,某些情愫将呼之欲出,他心满意足的侧头看着蹇宾。

蹇宾尽力忽视这个热切的视线,“小齐,去哪里找人?”
齐之侃嘿嘿一笑,“你跟着我就好。”

不多时,两人来到了一处酒家,店家迎上前,笑说:“二位客人,楼上雅间请。”
齐之侃颔首,让店家领着路。

“大当家, 我查到一些线索,王福家中有一独子,前些日子打死一人,伪装成前几个死者的死状,趁着谣言加拖是浮玉山所为。”
齐之侃蹙眉,“王福不是事情的源头,还查到什么?”

店家继续说:“近日来,连发数起命案,死者都是城中大户,死状可怖。死者皆被人割去脑袋,截断四肢,而尸身旁皆用血水留下浮玉山三字。”

蹇宾听的恼火,“这再明显不过的嫁祸,知府就不查?”
店家摇摇头,嘲讽着:“这知府只知钱财,何时查过冤案。这浮玉山三字,给了他再好不过的由头。”

齐之侃冷哼一声,“富有万贯,也得有命花才好。”
蹇宾知他是真动了怒,知府不作为,平白让浮玉山担了罪。
“小齐,你想怎么办?”
齐之侃肃着脸,“彻查,惩恶。”

齐之侃复又说道:“闫鑫,城中能动用的弟兄有多少?”
闫鑫答:“三十有余。”

齐之侃点头,“好,你调配人手,从王福入手,这割头截四肢的手法,绝不是他能想出来的,必是有人背后教唆。而后查查知府,可与什么人密切往来,内中玄虚都给我探个清楚。”
“是。”闫鑫应下,便作势离去。

齐之侃放缓了方才高压的情绪,“等等,吩咐下去,给我们摆一桌酒菜。”
闫鑫点头应是,退出雅间。

齐之侃看着蹇宾有些疑惑的样子,笑着看他,“我们今日,就是来喝酒吃菜的,不必多想。”
蹇宾也跟着笑笑,不免觉得自己实在多思多虑了,齐之侃处事老练,方才的安排井然有序。

酒先一步上桌,齐之侃斟上酒,若有所思的盯着蹇宾。
蹇宾接过他递来的酒杯,“只喝三杯,多了误事。”

齐之侃讪讪,有些气馁,本想着多灌他几杯,遐想着他上次醉酒的模样。
蹇宾被盯的一阵心慌,“你也别多喝,饭后我要去见陈老。”

齐之侃那瞬间的阴郁,被这句话清扫而空,让他觉得蹇宾不再将自己当成无关重要的人。
他笑着,脸颊上的一对酒窝深深嵌着,“好,只喝三杯,绝不贪多。”

各色菜肴上桌,齐之侃拿着筷子,不断的往蹇宾碗里夹菜。
蹇宾看着面前叠成小山丘的碗,终于出声制止,“小齐,我有手。”
齐之侃不以为意,笑说:“我就是想让你多吃点。”
蹇宾看着齐之侃撒着的孩子气,笑了笑,“我知道,快吃吧。”

齐之侃觉得蹇宾的眉眼里都拂着花香暖意,让他不自觉的想要靠近,不受控的想要占有。又要抑制住自己,内心再狂妄的想法,也只能当做空想,一切都得慢慢来,他心急却又甘之如饴。

(祝看到的朋友们520快乐!——一条来自单身狗的祝福。
然后还是求评论,么么~~~)

评论 ( 17 )
热度 ( 38 )

© 洄小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