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 齿 (霆峰 rps)


     蝉鸣声断断续续的响着,昭示着夏天的脚步紧跟而来。
     李易峰裹着一条薄被,捂着右边面颊蜷缩在床上。
     他不忘腹诽,俗语说的真不假,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哟!

     一晚上被折腾的冷汗涔涔,李易峰皱着眉,踩着拖鞋脚步虚浮的往外走。
     他摸索着墙壁上的开关,“啪嗒”一声,打开了客厅的吊灯。
     他熟门熟路的提着个家庭医用箱,从里面找出一盒消炎药,抖开说明书仔细的看了看。
     那一排排小字密密的凑在一起,在他眼前不断的重叠,他只好破罐子破摔的抠出两粒胶囊往嘴里塞,就着水囫囵吞下。

     指针声嘀嗒嘀嗒,李易峰抬头看了一眼,用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将医用箱整理好复归原位。
而后他又捂着右边面颊,回了卧室,将自己摔进大床里。
     他伸手摸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解锁,点开通讯录,拨通。
     听筒里只有“嘟嘟嘟”的声响,却不见对方接听。

     李易峰被疼的心烦,把手机枕头下一塞,用手垫着右边面颊,闭着眼强迫自己睡觉。
     消炎药正缓慢的发挥着作用,酸疼感有了轻微的缓解,他半睡半醒犯着迷糊。
     “嘟嘟嘟……”枕头下的手机不知疲倦的闷声叫嚣,李易峰被吵的无奈,才摸着手机点下接听。

     “喂…”他含糊着嗓音,迷蒙的出声。
     “峰峰,睡着了?”陈伟霆听着他的声音,自动的放柔了语气。
     “嗯,快要睡了的,你今晚又拍大夜?”
     “这几天赶进度,今天结束就可以休息休息了。”陈伟霆抻了抻腰,松了松酸胀的肌肉。

     李易峰摸了摸自己肿着的右脸颊,出口的话说有些黏糊,“嗯嗯…那你去洗个澡,早点睡吧。”
     陈伟霆听着他奇怪的说话语气,不放心的问:“峰峰,你有事没告诉我吧?”
     “嗯?”李易峰觉得自己没暴露什么,这人怎么就像在家里安了双眼睛似的。

     “你说话怎么怪怪的,哪里不舒服吗?”
     李易峰抽了抽鼻子,顿觉委屈,“嗯,不舒服,很不舒服…”
     陈伟霆急急的站起,不自觉的拔高了音量,“怎么了?感冒了?有没有发烧,有没有吃药,有没有去医院?”
     一连串的问题,不间断的砸进李易峰耳蜗里,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没有没有,我就是牙疼,脸都肿得半天高了,形象全毁咯。”

     陈伟霆也略有耳闻过那句俗语,知道他难受的紧,“吃药了吗?”
     “嗯,吞了两颗消炎药,现在好点了。”
     “那你睡吧,睡着了会好过点。”

     李易峰带着含糊不清的嗓音,撒娇般的说:“威廉哥,我睡不着,你给我唱个催眠曲。”
     陈伟霆听着他的声音,脑海里都能浮现出他张大了眼睛,期许的看着自己。

     陈伟霆笑着,“好啊,那是点歌呢,还是让我自由发挥呢?”
     李易峰想起了前不久的演唱会,不由自主的冒着酸气,“我想听你唱一次相依为命,我看演唱会视频了。我的威廉哥,真有魅力哟,所以能赏光再唱一个吗?”
     “你呀,她们的醋也吃吗!”
     “吃的吃的,谁让你乱撩。”
     陈伟霆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小祖宗,你真的太可爱了。”
     李易峰觉得这走向不太对路,吵嚷着:“陈伟霆,快给我唱歌~”

     陈伟霆清了清嗓子,开始唱着:“旁人在 淡出终于只有你共我一起,仍然自问幸福 虽说有阵时为你生气,其实以前和你互相不懂得死心塌地,直到共你渡过多灾世纪……”
     李易峰听着他低沉迷人的嗓音,细嚼着歌词,尽然觉得与他们的经历有些契合。

    “年华像细水冲走几个爱人与知己,”往事历历在眼前投放而过,李易峰不自禁笑着,酸痛感好像得到了舒缓。
    “威廉,我很幸运哦~”李易峰发表着他的听后感。
     陈伟霆心领神会,模仿着他的语气,“嗯哼,我也很幸运哦~把你变成了我的爱人!”

     李易峰翘着嘴角,“是啊,那接下来的时间,你可以自由发挥,以让我入睡为目标,认真贯彻落实哦。”
     “遵命!”

     这一晚,陈伟霆不知疲倦的唱着歌,直到把他的爱人哄到入睡。
     他才打了电话,让助理定了往返机票,向剧组请了个假,然后匆忙的进了浴室冲了个澡。
整理好必须品后,他定了个闹铃,才决定上床补个觉。

     飞机落地,陈伟霆顶着两个黑眼圈,满身倦意。
     牙疼总是反复,这一夜李易峰也没睡得安稳,他撑起身体下床,倒了杯水喝。
     玄关处传来门把转动声音,李易峰转身与陈伟霆打了个照面。
     他满是惊喜的说:“你怎么回来了?”
     “来看看我的爱人是否真的形象全毁,附加索取我昨晚卖力演唱的报酬。”
     陈伟霆甩上门,快步走到他的面前,轻轻的托上他的脸颊,“还疼的厉害吗?”
     李易峰伸手勾住他的脖颈,憋着嘴角,满腹委屈的样子:“疼。”

     陈伟霆心疼的紧,亲了亲他的唇,“那你去换好衣服,我们去医院。”
     “不想去…”李易峰有些抗拒看牙医,一回想起牙科里那些工具发出的声音,就觉得智齿又发疼了。
     陈伟霆只能哄着,“乖,我陪着你。”
     半推半就,李易峰只好乖乖听话,穿好衣服,带上口罩。

     陈伟霆停好车,拉着李易峰一起进了一家私人医院。
     这家医院保密措施做得好,来这里比较让他们安心。
     一来二去的,院长成了他们的朋友。
     陈伟霆见了人,劈头盖脸的就说:“赵哥,给峰峰看看,他牙疼,脸都肿了。”
     院长也不恼,领着李易峰去诊室,叫来院里的一个牙医,给他检查个仔细。最终确定了诊断方案,需要拔除智齿。
     医生又给开了消炎药,叮嘱他回去还可以冰敷缓解,等炎症消去后,再回医院拔牙。

     陈伟霆结算好,道了谢,然后拎着药袋子,把人带回了家。
     李易峰抱膝窝在沙发上,看着陈伟霆忙进忙出。
     “来,先吃药。”陈伟霆拿着水杯,取好了药。
     李易峰吃了药,靠在他的肩膀上,也不说话。
     陈伟霆依旧哄着,缓解他被牙医支配的紧张感,“峰峰,等炎症消了,我陪你一起去。牙医一点都不可怕哦!”
     “好,陪我经历第一次…拔除智齿。”大概是消炎药起了作用,李易峰突然重振了精神。

     一星期后,再度光顾了医院。
     李易峰戴着口罩,对着站在他身旁的陈伟霆眨了眨眼,“智齿清除,成就达成!”
     陈伟霆也冲着他挑眉,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得意道:“这是奖品!”
     李易峰满意的哼哼,开心着终于解决了这一段时间的“小坎坷”。

(煲电话粥这段,联系到王牌节目,甜度会上升哦!依旧求评论~~~我大概会一直写这样的日常,短篇的~)

评论 ( 8 )
热度 ( 41 )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