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山大王×压寨夫人)齐蹇AU

第四章:

日光萦绕,流窜的空气里都漫着暧昧不明的气氛,此时的他们心中有着难以宣泄的悸动。
齐之侃摸了摸光滑的下巴,挑起嘴角,“你教我识文写字吧。”
“你骗我。”
“我…何时骗你?”

蹇宾也不言语,只是走至书桌旁,用手点了点桌上那个“侠”字。
这字写的苍劲有力,行云流水,想必落笔之人胸中有沟壑,不是个平凡人,那落款处藏着一个齐字。
蹇宾又环顾了四周,“你屋中摆设,言语谈吐,都证明你识字。”
“我…”
他的胡子仿若一面屏障,此时屏障被除,他竟羞的脸红,臊的口吃。

“你,你什么?”
“我…我就是…想…想找个留…你的…借口。”
“你好好说话。”
“好,好好…说…说话。”
蹇宾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他好似发掘了个乐趣。
齐之侃红着脸,抓了抓后脑勺,拽着自己的一条小辫子,那辫尾的小金铃适时的发出声响,打破了这片刻的寂静。
齐之侃深吸一口气,那动荡的心神终于得到平复,“我说了实话,没了借口,可我也不会放你走。”
蹇宾无奈道:“你…你这山大王怎么跟个无赖似的。”
齐之侃扬着尾调,“嗯~我认。”
他一双晶亮的眼睛牢牢钉在蹇宾身上,盯得蹇宾浑身不适,心头犹如鼓擂。

“好,我留,但是我有三个条件。”
“宾儿,只要你留下,条件任开。”
蹇宾用手指捏了捏玉佩,“其一,我不要与你同房而眠;其二,不许叫我宾儿;其三,别对我动手动脚的。”
齐之侃皱着脸,委屈巴巴的看着蹇宾,“宾儿,你这是为难我,哪有跟自己夫人不同房的。”

“请你放我下山。”蹇宾也不多言其他,只是坚定的重复着这句话。
“宾儿,我等会儿就让人整理一间房,我搬出去;还有没你允许,我不会对你动手动脚。”齐之侃妥协,退了不止一步,心里难耐的很,自己的媳妇儿看得碰不得。
齐之侃唉声叹气的,故意卯着劲,绕着蹇宾踱步。
蹇宾也不理他,铺开新的纸张,研磨执笔。
齐之侃看着蹇宾精瘦的手腕骨随着笔动作,纵横挥洒,刚柔相济。
洁净的纸面上落下三个字——浮玉山。
齐之侃把这三个字看了又看,笑着微眯起眼,得意道:“宾儿,你真的是妙笔生花啊!”
这一声声的“宾儿”,蹇宾也听着受着了。他放下笔,浅浅一笑,“夸夸其谈。”
齐之侃乐见蹇宾这般“揶揄”,笑得傻傻憨憨。

日渐西沉,晚间的山里寒意浓重,齐之侃取了自己的狐裘大氅,极其自然的扣住蹇宾的手,“宾儿,今夜山中篝火会,和我一起去吧。”
蹇宾垂头看着扣住自己手腕的手,暗自挣开,
“好。”
齐之侃眉头一皱,而后不着痕迹的又笑开,双手圈过他的背,将大氅搭在他的肩头,为他拢好。
白色的狐毛圈着蹇宾,衬着他的面容越发姣好,粉雕玉琢般的。

二人并肩而行,到了校场。
篝火会,酒肉飘香,成群的人吟着小曲,敲击着酒碗,好不热闹。
“当家的,您来了。”
“当家的,蹇先生,快快快,来喝酒。”
“……”
老五适时的抱着坛酒,凑到了齐之侃身边,“老大,蹇先生,喝酒。”
齐之侃接过酒坛子,仰头便喝下一大口,“爽快。”
而后他将酒坛子往蹇宾面前一抬,晃了晃。
蹇宾接过酒坛子,也学着齐之侃的样子,仰头灌了一大口,这烈酒入喉,呛的他直咳。
齐之侃心急的一手夺过酒坛子,一手动作轻柔的顺着他的背。

蹇宾舒了一口气,止了咳。
他的眼圈泛着红,被那狐裘衬的越发惹得齐之侃心疼。
齐之侃沉声道:“不准喝了。”
蹇宾有些愣怔,辩驳道:“凭什么。”
话落,蹇宾双手用力,抢着齐之侃手里的酒坛子,赌气般的连灌几口。
这酒性烈,蹇宾未曾喝过,这酒急急的下肚,已缠的他眼前有些发花,晃着身子。
齐之侃眼疾手快的,先一步拥住他。

蹇宾抱着酒坛子,扭着身体,“你松手。”
“不要。”齐之侃也跟他杠上。
“无赖。”蹇宾至多也就这一句话,复又举着酒坛子灌了几口。
这下倒好,酒劲上头,蹇宾不争气的晕在了齐之侃怀里。
酒坛子应声落地,齐之侃无奈的看着怀中人,双臂施力将蹇宾抱起。
蹇宾窝在齐之侃的肩头,喃喃道:“好酒,喝。”
齐之侃愤愤道:“再也不许你喝酒。”

“吱呀”一声,齐之侃又以脚踹门,再往前行了几步,将蹇宾放在床榻上。
齐之侃起身,迈着步子,又将房门合上。
转身之际,便看到蹇宾伸手扯着领口,那原本遮着严实的衣襟敞着口子。这露出的空隙里,泄着早来的春色,齐之侃不自禁的靠近床榻,侧身坐在了蹇宾的身边。

蹇宾毫无察觉呼着热气,这热气里沾着酒意,面颊上也漫上红晕,修长的脖颈竟也泛着粉。
许是空气里的酒意弥漫,齐之侃俯身印上蹇宾红润的双唇,浅尝截止。
回神后,齐之侃竟也羞的面上燥红,一边恼自己乘人之危;一边又伸舌舔了舔嘴唇,似在回味,痴了一般。
齐之侃镇定心神,为蹇宾掩着被子,靠着床橼静静的看着他,描摹着他的眉眼,将他刻在自己的心头。

月色姣好,校场上仍旧热闹着,这二人窝在房子里,隔绝了这一切,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老生常谈…求评论!!!)

评论 ( 31 )
热度 ( 59 )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