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山大王x压寨夫人)齐蹇AU

第三章:

翌日,天还未亮透,迷蒙的光钻进窗缝,蹇宾身体一怔,突然惊醒。
他直直的坐起,朝着齐之侃的方向,眼睛里满是迷惘,思绪也渐渐远走。

他想反抗,可这就犹如投石入海,激不起一层浪花。
他若妥协,可诗文礼法全无这个讲法,究竟该如何自处。

软塌并不宽大,齐之侃在这儿缩了一晚,腰背酸胀,他抻着手松动筋骨。
起身后,便看到蹇宾楞楞的看着自己,眼神茫然的。
“夫…宾儿,怎么了?”
蹇宾那远游的思绪被牵扯回了体内,还未察觉齐之侃过分亲昵的叫法,“无事。”

“宾儿,出去走走吗?”
蹇宾皱眉,盯着齐之侃。
齐之侃也就任由他看,甚至享受着他的目光逡巡。

“你别这么叫我。”
齐之侃这人的脸皮厚度,蹇宾领教的透,与他商谈,无异于对牛弹琴。
可他仍是不妥协的辩驳,仿佛真能争取到什么。
齐之侃束着他的外衫,离蹇宾更近了几步,“夫人与宾儿,二者之间,我比较过,觉着你该是更喜欢后者的。”
“我…”蹇宾被噎的再次无言的妥协。

齐之侃拽着蹇宾的手,紧紧扣住。
房门被推开的瞬间,那被隔阻在外的阳光泄了一地,带着暖融融的晨曦裹着蹇宾有些泛冷的心绪。
紧紧相扣的手掌,也传递着热,蹇宾不适的想要褪开自己的手。
齐之侃却拉着他往外走,蹇宾只得由着他。

隆冬的清晨,渗着冷,他们沿着小道往前行,到了开落宽敞的空地。
这空地约莫是个校场,校场上聚着人,他们三两切磋,撩着膀子,骂着粗话。
蹇宾蹙眉瞧着,瞧着他们一身匪气,却又有些羡慕这种恣肆洒意的样子。

“宾儿,我与你讲,我这些兄弟们可都算得上绿林豪杰,浮玉山上的人可没干过祸害人的恶事。我们除奸伏恶,只是匪气难除。”齐之侃兀自说着,灌输着好印象。
“我知晓,浮玉山之事我有过耳闻,好与恶我分得清。”
“那就好,那就好。那咱吃饭去。”齐之侃乐呵的继续牵着蹇宾的手,手指摩挲着他的手背。
手背上的传来的触感,痒痒的,蹇宾也慢慢的试图接受。

饭后,蹇宾先一步回了房间。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齐之侃端着个小木盘走了进来。
“哐当”一声,小木盘稳当的落在桌子上,盘子里剪子小刀一应俱全。
齐之侃在椅子上坐定,叹了口气。
“你不愿?那就不剪了吧。”蹇宾见他那难言的模样,就势给他了个台阶。

“不不不,剪,现在就剪。”齐之侃急急的出声,觉得自己千万不能惹媳妇儿生气。
蹇宾弯着嘴角浅浅一笑,放松了一直紧绷的神经。

“你笑起来真好看!”齐之侃从不吝啬对蹇宾的夸赞,还十分得意的挑了下眉。
蹇宾拿着剪子的手一顿,耳尖泛着粉,他羞恼的瞥了齐之侃一眼。
“咔嚓咔嚓…”蹇宾不再犹豫的剪断了齐之侃宝贝许久的胡子。
黑色的断须纷纷撒在齐之侃的脚边,他忍不住的低头去看,双手攥着衣摆,惋惜他蓄了许久的胡子。
蹇宾放下剪子,换了个工具,他仔细看着齐之侃此时嘴边的一圈青黑,“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齐之侃不解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点扎手的触感,大概的联想着此时自己的模样。
“宾儿,你…你继续吧。”
他自暴自弃的,催促着蹇宾继续。

蹇宾也觉自己有些失态,轻声一咳,可眼里还是有着止不住的笑意。
他伸手摸上齐之侃的脸颊,另一只手握着小刀,仔细的,轻柔的,刮着留在他脸上的胡茬。
齐之侃感受着脸颊上的温热触感,心猿意马的,双眼乌黑铮亮,直勾勾的看着他。

蹇宾将小刀放回了盘子里,拿着湿布擦着流连在他脸上的胡茬。
那常年被络腮胡子遮了半张脸的齐之侃,终于显了原貌,蹇宾拿着湿布的手还悬在他的脸旁。他没曾想,这个当家人是这般的少年模样,那显露的五官,透着满满的正气。他又想,这人蓄着络腮胡子该是这个原由。
蹇宾脱口而出,“你不该是匪。”
他满是可惜之意,回神后又恼自己。

“匪。”齐之侃念了念这个字,浅浅一笑,复又说:“六年前,我也这样想过,那时我也觉得自己不该与盗匪为伍,可老当家的救了我一命。救命之恩,该还。”
蹇宾细细的听着,为自己刚才的过失羞恼。
“在这里待的久了,也就能发现他们的良善,他们不过是长相凶恶了些,他们做的事长于官府,他们的道义使我心服。那我就无所谓‘盗匪’这一称呼了。”
齐之侃冲着蹇宾,绽开个更大的笑颜。

那入室的阳光,圈着齐之侃,蹇宾盯着他坠在四条辫尾的小金铃,觉得它们十分衬他,此时更加的灵动,还有他嘴角边的一对酒窝。
蹇宾沉溺似的,也跟着他笑了。

“你以后不要留胡子了。”
“好。”
齐之侃毫无原则的,只管答应。

(万年求评论!!!😂如果感兴趣,想看前文,请戳我头像!)

评论 ( 30 )
热度 ( 64 )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