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齐蹇AU,山大王×压寨夫人)

第二章:

入了山门,进了寨子,齐之侃翻身下马,以手掼住蹇宾的腰背,稍一提力便将他抱进怀里。
众目睽睽之下,齐之侃另一只手臂绕过蹇宾的腿弯,将他抱起。

“当家的,这是抢了哪家的?”
“咱们当家的,咋突然开窍了!”
“这书生模样生的真好啊!”
“……”
蹇宾徒劳的挣扎,又听着这些议论之语,羞恼的满脸通红。

“齐…齐之侃,你放我下来!”
齐之侃脚步一顿,蹇宾的声音砸进他的心里,他低头一看,怀里的人,紧锁的眉头,泛红的眼角都在宣告着他的委屈。
“不放。”
齐之侃心疼他,可开口的话又会气到他,无言的收紧了抱住他的手臂。

“舌根子好嚼吗?”
不带起伏的声音,却又不怒自威,众人闭口散去。
山寨的格局很复杂,七拐八弯,齐之侃抱着他一路走着。蹇宾只好放弃挣扎,任由他抱着。

齐之侃踢开卧房的门,将蹇宾轻轻的放在软榻上。
房间的布局实在与齐之侃这人格格不入,蹇宾环顾了四周,房里竟寻不着一件虎皮鹿皮,反到挂着墨画卷轴。

“我帮你解开,但你不要妄图逃跑。”
齐之侃尽量放软了语气,好似安抚,又似威压。
麻绳终于脱落在地,蹇宾活动着被束缚已久的双手,沉默着。
直到他的双手被拽住,他扬高了声调,像只惊弓的鸟,“你又想做什么?”
“帮你上药。”
齐之侃拿着伤药处理着蹇宾被麻绳勒伤的双手,笨拙的,却又细心的。
蹇宾一时忘了挣扎,顺从着,接受着。

房间里,呼吸声交叠着,有了片刻的安好。
“你什么时候放了我?”
“你叫什么名字?”
“你抓我能有什么用处?”
“做我的夫人。”
“你…你无耻…”
一人一言,像是博弈,蹇宾脸皮薄,率先败阵。
“只要你做我夫人,无耻也可。”
他眨了眨眼睛,冲着蹇宾笑,可那胡子太过厚重,不太协调的搭配在一起。
“我不愿。”蹇宾垂着头,声音不高却又坚定。
“我不逼你,来日方长。”
齐之侃退了一步,打着商量。
“能告诉我吗?你的名字?”

又是一阵寂静,齐之侃仍是耐心的等着。
“蹇宾。”
两个字不轻不重的打破了这一刻的沉默,齐之侃有些兴奋的重复着他的名字。
“蹇宾,蹇宾…你的名字可真好听。”齐之侃毫不吝啬的夸赞,蹇宾被他叫的耳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你…别叫了。”
“好,那你能告诉我更多关于你的事吗?”

蹇宾也不答话,齐之侃顾自的往下讲。
“你是以谋生?”
“教书。”
齐之侃见他不排斥与自己的对话,一双黝黑的眼睛闪着光亮。

“那你留在这里,教我,我会是个很好的学生。”
蹇宾看着他的胡子随着他眼里的雀跃,一下一下的起伏。蹇宾不自禁的伸出手,泄愤似拉住的他的胡子往下一拽。
齐之侃毫无防备的,被拽着愣了神,反应过来后,揉了揉自己的下巴。

“你喜欢我的胡子吗?”
齐之侃冲着蹇宾挑眉,脸皮厚的与城墙可以匹敌。
蹇宾故作凶狠,“我想剪了你的胡子。”
“……”
齐之侃有些被噎住,这胡子他蓄了许久,他觉得自己蓄着胡子增了许多气势,若真剪掉,他确实不舍。可面前这人,他想宠着。
“等到明日,可好?”
蹇宾看着他纠结的眉眼,本没料到他会答的如此爽快。蹇宾也就着他的话,应了个“好。”

深夜,蹇宾有了倦意,却又强自紧绷着一根弦。他虽觉得齐之侃不似平常匪寇,但又怕,怕…
齐之侃一直看着他,看他眉宇间的倦意,看他青白不定的面色。本想出口的话,只得化作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我睡软榻,你睡床。”
“我…”
“我知你惧我,但你我必须同房而眠,这是底线。”
蹇宾也无筹码与他相谈,识时务的,躺在了床上,睁着眼睛盯着床顶,强撑着。
睡意汹涌而来,蹇宾在迷蒙中眨了眨眼,敌不过的,闭上眼睛,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齐之侃轻手轻脚的来到床边,定定的看着床上的人。他也闹不明白,怎么就着了魔,入了名为“蹇宾”的圈套里。而他竟也甘心放下姿态,慢慢的套着蹇宾一起入这个圈里。

情爱一事,总是来的这么猝不及防,让人又惊又喜。

(每次都不忘求评论~😂😂😂)

评论 ( 33 )
热度 ( 79 )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