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第一章: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
孩童琅琅的诵书声,伴着渐渐西沉的落日与袅袅升起的炊烟落下帷幕。
学堂里站着一人,他一袭白衣,窄细的腰间系着一块色泽通透的玉佩;纤长的手指覆在书册上,按照类别有序的规整。
“蹇先生,今晚有花灯会,您快些。”
站在桌案前的人抬起头,浅浅一笑,嘴角带着两个甜甜的梨涡,眉眼灵动。
“陈老,我记着的,这就来。”
睢眏城里的花灯会,热闹非凡,满城的人蜂拥到正门市集处。
蹇宾在陈老的催促下,急急的赶到。
陈老作为主事人,立在人群中,张罗着大小事宜。
蹇宾寻了一个人流稍少些的地方,等着陈老安排好事宜。

上元佳节夜,街道上满是言谈笑语,人们赏灯猜谜。
突然间,人群中传来惊呼声,与马蹄点地的巨大动静。蹇宾也是一惊,起身往闹声处挤了进去。
人群密集的中央是一群凶神恶相的人,他们骑在马上,丝毫不为刚才的举动而心生愧疚。
蹇宾见围观的众人没有动作,他意难平的往前一站,扶起仍旧惊魂未定的老妇。
“城中颁有明令,此处不可骑马,请你们下马。”
“笑话,这是哪门子的规矩。”
说话之人蓄着络腮胡子遮住了半张脸,身披狐裘大氅,四条辫子坠着小金铃。
伴随着他的动作,那坠在四条辫子尾部的小金铃清脆作响。
蹇宾原本只觉这人装扮奇异,性格乖戾,不想与他争辩,却又被他那双黝黑发亮的眼睛吸引。
这双眼睛太过透亮,让他觉得它的主人也该是个纯净清明的人。

“明令规定。”蹇宾硬声答着。
那人双腿一夹马腹,马儿随着他的动作向前几步,又因他勒住缰绳的动作停在蹇宾身侧。
“这明令,与我何干。”
他说的理直气壮,无半分惧意,仿佛他所言的并无不妥。
蹇宾昂着头,毫不示弱的与他对视着。

“啊!我认得他们,他们是浮玉山上的盗匪,那四条辫子的定是他们的当家人,齐之侃!大家快跑,快去报官!”
人群中的声响打破了这场毫无意义的眼神对阵,这段破口而出的话引起了骚乱,人们横冲直撞,不少人被挤倒在地。

马上的人,仍旧镇定自若,冲着他的随从摆了摆手。
那群人纵马散开后围成了一个大圈,他们拔刀出鞘,以刀身敲击着刀鞘。
四散的人群见这些寒光乍泄的兵器,便止住了脚步呆立着。
“你们听着,今夜我们只是来赶花灯会的热闹,没别的意思。你们若是引来官差,那这事就不好说了。”
呆立着的人们,瑟缩着应是。

齐之侃微眯着眼睛打量起这个与他叫嚣的人,心头竟快速的跳动着。他这时才看清身侧这人眉尾飞扬,眼波含情,与他被气的粘上红晕的脸颊,无不引诱着自己。
他抬手碰了下垂在胸前的一条辫子,那小金铃又一次发出脆响,他心中已有打算。

“老五,把他给我带回去。”
言罢,他架着马慢悠悠的走开。
老五这人迷糊,会错了意,竟是压着蹇宾身旁的老妇人往前走。
“你做什么,你放开她。”
齐之侃在那好听的声音里转头,却看见老五一手压制着一个老妇人,一手与蹇宾推拒。

“老五,我让你压他,不是她。”
“哪个?”
“得得得,你去通知兄弟们回山,这里的事我处理。”齐之侃恨铁不成钢,被老五气的没了脾气。
他勒转马头,俯身长臂一拉,将蹇宾挎到马背上,钳住了他的双手,又覆在他的耳畔,
“我中意你。”
蹇宾还未回神,又听了句这么羞人的话,挣扎着,“你混账…快放开我。”
从小培育而成的修养,让他在怒极时都找不出更有震慑力的说词。
一个文人怎可企及一个武夫,力量悬殊,蹇宾被齐之侃压制着。
“我不放,我要你做我的夫人。”齐之侃没有丝毫的羞涩,满满的理所应当。

老五传好话,弟兄们一一扬鞭策马,卷起一阵烟尘。

齐之侃抽出挂在马鞍上的麻绳,将蹇宾的双手绑上,一手紧紧的扣在他的腰上,将他拉的贴近自己;一手勒住缰绳,双腿一夹马腹,绝尘而去。

“蹇先生,蹇先生…这可怎么好啊…”陈老追了几步,便弯着腰粗喘着气,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被困于马上的蹇宾,终于有了些许无措,他仍是不放弃挣扎的扭动着身体,但却徒劳。

(又挖了个坑,我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手呐。依旧求评论~~~(  ˃᷄˶˶̫˶˂᷅  )~~~)

评论 ( 20 )
热度 ( 59 )

© 洄小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