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霆峰)

各位七夕快乐呀~~~
两个老大爷的晚年生活~
*

蝉鸣声不绝于耳,飘着的风都带着丝丝热气,蒸的人直冒汗。

临街有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大爷隔三差五的骑着辆二八大杠,就为了给他老伴买个西瓜。
店员见他打卡上班似的来水果店报道,便问,“大爷,您又来买西瓜啊?”

“是啊,我老伴爱吃,他夏日里没别的要求,就是贪这一口。”大爷喜滋滋的笑着,表情里露着幸福俩字。

店员笑着打趣,“您老呀,也是赶时髦学着小年轻们秀恩爱虐狗呢。”

大爷摆摆手,“我可不兴那一套,我听你们说过有句话叫‘秀恩爱,分得快’。”

店员被大爷的网络用语逗的一阵笑,一边将称好的西瓜递给大爷,“您俩可真幸福,怎么都不见老太太和您一起呀?”

大爷接过西瓜,踢着脚撑,“我先生腿脚不利索了,趁我现在还能骑个车,给他多买几趟,解解他的馋。”

店员还未从他的话中剖析出一些不同的信息,大爷早就骑着二八大杠冲他挥了挥手,骑出了大段的路。

临街有个挺大的四合院,院门口种着几棵粗壮的大树,李大爷摇着把团扇,闭着眼躺在树荫下的躺椅上乘凉。

陈大爷骑着他的二八大杠,拨着车铃,载着他的“劳动产物”英姿飒爽的模样。

“威廉,你回来了啊。”李大爷语气里的雀跃像是感染到夏蝉,蝉鸣声又高了几波。

陈大爷停好了车,提着西瓜往里走,“峰峰,今天的西瓜可新鲜了。”

隔壁院里一起乘凉的老太太被秀的没眼看,酸溜溜的说:“哟,都半截身子骨进棺材里的人了,还整天‘威廉,峰峰’的叫来叫去,也不嫌臊的慌。”

李大爷的字典里可没有“示弱”这两个字,瞥了老太太一眼,“哼,你还不是见不惯我家威廉体贴,看看你家老张成天见不着人,指不定跟街口老王跑了呢。”

“你…你…瞎讲什么,我家老张是老干部,老干部协会里成天的大事小事都要他过问,他哪得的闲往水果摊上跑。”老太太气的不轻,摇着团扇的手都快了几分。

“啧,这人要是把你放在心上,纵使钱忙完没也总是记得你的喜好,时时体贴关心你。”

“我年轻时,老张每周都会送花,每日都过得像是情人节,现在年纪大了,我们也不兴这套。”

“哟,成年旧事还提个什么劲,几十年如一日才是真真实实的。”

老太太被堵的没话讲,只能插着腰,毫无气势的用着双眼瞪他。

陈伟霆抱着切好的半个西瓜,笑眯眯的看着他家的小老头和人老太太斗嘴。

等这没有硝烟的战场里的胜负局定下,陈大爷才做了和事佬,“老太太你也别和他斗嘴了,你也知道说不过他,次次气着自己。”

可这想让老太太和解的话,却硬生生的又给人添了堵。
老太太跺了跺脚,头都不回的进了屋。

陈大爷把插好勺子的半个西瓜捧到李大爷面前,李大爷靠着躺椅,挖了一大勺西瓜就往嘴里塞,口腔里顿时被甜味充斥。

他还不忘得意的昂着头,“她就是战斗力太弱。”

陈大爷瞧着他的小表情,也就只说了“你呀,”俩字,眼里盛着满满的爱意。

“威廉,你也吃。”李大爷得意之余,还不忘与爱人分享。

夕阳的余晖镀在他们身上,暖洋洋的让人心口都沁着蜜意。

(这篇文是有一天上街看到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老爷爷在水果摊,然后突然有了灵感就记录了下来,现在终于填坑了。)

评论 ( 7 )
热度 ( 59 )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