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次

向横x林说
*短篇  完

“咔哒…”房门落锁的声音在幽静住院楼里显得突兀又令人发慌。

躺在病床上的林说,被氧气罩盖住半张脸,眼皮阖实,浓密的睫毛也软哒哒附着着,同他的主人一样没了朝气。

向横拖着仿若被灌了铅的双腿,脚步迟缓的靠近病床,抬手顺了顺林说些微分叉的刘海。

他蹲跪在病床边,摩挲着林说的手掌心,“说说,我好想你。”

“说说,和我说说话吧。”
“说说,等你醒了,我们就去旅行吧。”

……

“说说,对不起。我承诺过太多的事情,却没有每一件都付之行动。”
“说说…”

可无论向横说些什么,都无法得到一句回应,只有呼吸机运作的声音为他的个人剖白搭配着协作曲调。

面颊上凉凉的湿润感,与哽咽的嗓音,都在倾诉着他此刻的悲伤与懊悔。

每当人们错过一些人事物,无法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扭转乾坤,便会去祈求奇迹出现,时光逆转。

诚然,向横也是这芸芸众生里的一人。

他将脸颊贴在林说的掌心里,一双眼直直的盯着,一瞬都不想错过似的。

时间分秒的跳动,勤恳的运转着,向横疲累的蹲坐在地上,贴靠在床边,眼皮不支的渐渐入睡。

钟摆的声音突然响起,震醒了阖眼入睡的人。
向横猛然惊醒,环顾了一眼四周,却发现在自己家中,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确保不是自己仍未睡清醒。

他拿过床头柜的手机,按亮了屏幕,时间居然真的逆转到了林说出事的前一天。

现在的林说应该在哪里,向横开始整理记忆,那一天早上他们争吵之后,林说的沉默,林说的眼泪,林说的出走,林说躺在血泊中的样子一股脑的蜂拥而来。

向横痛苦的眉心紧皱,用力的晃了晃脑袋,企图把这些记忆甩开。

“阿横,我把早餐放桌上了,你起床后记得吃。”林说的声音适时响起,犹如救命稻草突现在向横眼前。

向横猛然从床上弹起,赤着脚冲出卧室,将此刻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的人紧紧拥入怀里。

林说被抱的有些喘不上气,伸着手拍了拍他的腰侧,“阿横,你怎么了?松松手,我快喘不过气了。”

向横这才慢慢松开了手,神色凝重,“说说,对不起。”

林说被这三个字砸的有些懵,半是玩笑的说:“你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啦?藏私房钱?偷吃好吃的不带我?”

“对不起,我做过很多的承诺,总想着时间还长,我们可以再拖一拖去做。”

“对不起,有时候我的无故冷落,我的暴躁情绪。因为习惯你的好,所以变得肆无忌惮,任意挥霍你对我的纵容…”

林说是有些欣喜的,向横难有的热烈回应与内心剖白,他向前一步,伸手抱住向横,贴在他耳畔低声说着,“阿横,其实没有那么多对与错的,我喜欢你,我愿意,感情就是这么简单的事。”

向横一时语塞,心中将自己骂了千遍万遍,纯粹的爱一个人是件多么简单的事情,人总是不自知的等到失去后才幡然悔悟。

林说见他愣神,便转了话头,“今天我们可以出去约会吗?”

小心翼翼的询问,向横的心脏在这一刻被攥紧,是什么原因让林说以这种语气与自己说话。

原来在无意之间,一些慢慢积累的冷漠对待已经扎根发芽,形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我们去约会,去上次你说要去吃的火锅店吗?”
“好啊!”林说笑弯着眼。

向横也不再陷在自我责备的情绪里,开始期待今天的约会。

向横看着林说吃的嘴唇红红的,不禁的弯了弯嘴角。

饭后,林说玩心大起的拉着向横进了游戏厅,投着游戏币,在跳舞机前手舞足蹈的,向横无条件的配合。

夜幕总会降临,向横放松的情绪再次绷紧,生怕在他一个愣神间,林说就会出现一个意外。

可是意外总能证明它确实让你防不胜防,林说被车撞倒在血泊中的样子又一次发生在向横眼前。

这件事开始陷入了死循环,向横被困在这里挣不脱逃不开,他只能被迫的接受了这一现实。

时空的转变与运作也在慢慢的发生变化,奇迹总会再现。

又一次的六月八号,林说无意间打开了一本牛皮封面的笔记本,看着里面的内容,有些不明白向横写的文字内容。

五次:
说说,我以为这次时光逆转,隔绝你可能会出现事故的一切源头,就会让你安然无恙,但是现实却让我不得不去妥协。

……

十次:
说说,我想明白了,既然没有逃离的方法,那就不再逃离,我可以和你做不同的事,经历不一样的事。就算只有我一个人能记得,那也没关系,我可以在时空里陪你直到永恒。

十一次:
摩天轮与过山车的对决,过山车居然取胜了,说说你真的很不一样,歪理也能讲的一本正经。
我必须记录一下这次的林氏语录:慢悠悠的折磨还不如直接了当的刺激,所以摩天轮与过山车,我绝对选择过山车。

……

十五次:
这是我第一次为你做饭,看看你皱成一团的小脸,笑着说“好吃”的样子,突然想起了你第一次为我下厨的样子,手忙脚乱的。
可后来你的厨艺越来越好,我就这么随意的接受了你的变化。
原来你在我不在意的每个瞬间里,为我改变了那么多。

……

二十八次:
说说,熟能生巧这件事真的很对,我现在的厨艺突飞猛进。
这次的你还惊讶着我是不是偷偷上了厨艺培训班,看着你的反应,我有种莫名的骄傲感,看来我是一个被认可的投喂者。

……

四十五次:
说说,今晚牵着你的手一起轧马路,看着前面步履蹒跚的白发夫妇。
我语气有些严肃的对你说:“说说,我也想和白头偕老。”

你笑着看我,“向横,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了?!”
一句白头偕老就让你觉得我转了性子,原来我以前那么吝啬,连爱意都不说给你听。

……

六十次:
说说,反复历经一件事情真的很可怕,我怕我支撑不住了。

……

七十五次:
说说,原来我对你有过这么多的不在意,是我太过自信觉得你永远不会离开我。
你怎么能这样迁就我,不说一句抱怨的话,原来爱情里,谁比谁多爱几分并不是斤斤计较下的气话。

……

九十次:
说说,这竟然是我第一次送你花,我之前怎么可以这么“直男”的认为男生不喜欢收到花呢。
看着你收到花惊喜的样子,我又难免的把自己骂了一顿。

……

九十九次:
说说,西天取经也只是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我却已经历经与你九十九次的生死别离,你说我会不会再有一个好运,等来下一个奇迹。

林说拿着笔记本呆愣愣的坐在床边,面颊上有着温热的湿感。

向横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有些慌张的来到他身边,“说说,怎么了?”抬手轻轻捧住他的脸,指腹轻柔的拭干他的泪水。

“向横,你真傻。”

向横被他哽咽的声音说的一愣,这才发现他手里那本摊开的笔记本。
“说说,我…”

“我明天是不是又会死掉,然后你就一直这样循环反复。”

向横艰难的点了点头。

“那你就打算一直不告诉我,当个情圣。”
“说说,对不起。”

沉默许久之后,林说哑着嗓慢慢开口,“向横,我会心疼的。”

向横压抑许久的情绪,在林说的“心疼”两个字里不可抑制的爆发,鼻腔酸涩的,泪腺也比任何时候都要发达。

“说说,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阿横,每件事情都有它最好的结局,我们一起等,好不好?”

向横紧紧抱住林说,附在他耳边说:“好。”

被锁定的时空好像就此打破了,相爱的人赢来了他们的美好结局。

向横仿佛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在反复的梦境里学会了爱与珍惜。

每天睡醒后,向横总会抱着林说,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吻,来平复他失而复得的心绪。

林说知道这个吻里的意义,仍旧心疼他难以磨灭的应激性反应。

不能抹平的伤口,就让它留一个浅浅的疤,证明它存在的意义。

(惯性结尾求评论!!!么么看文的小天使们~)

评论 ( 10 )
热度 ( 66 )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