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梦

(二)
入夜,小屋中只有一张床榻,齐之侃客气礼让,抱着被褥,准备打个地铺。
“你做什么?”
“你身子未好全,床让与你睡。”
“这床宽大的很,你与我同塌也可。”蹇宾撩着垂在胸前的几缕发,半撑着身子,眨着他那双含情的目。
齐之侃也不扭捏推拒,蹇宾即是不介意的,他亦无妨。
蹇宾见他将被褥放回原处,贴心的往床榻里侧靠了靠,为齐之侃留了空位。
齐之侃解了外袍,进了被窝,两个身量高大的男子同塌而眠,难免会碰触到对方,蹇宾有些心猿意马的瞥了一眼僵硬着身体的齐之侃。
“你僵着身子作甚,我又不是碰不得。”
“我…我是怕你不适。”
“又不是姑娘家,还怕肌肤之亲不成?”
蹇宾言语轻佻,朝齐之侃挨得更近。
齐之侃也不恼,依旧僵硬着身子,眼神闪烁,心中默念,都是男子,何惧?
可蹇宾的发散乱在脑后,胸襟半敞,肌肤透白,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齐之侃。
齐之侃只觉面上一热,转身间仿佛能听到自己骨缝间咯吱作响。
齐之侃不敢转身与蹇宾对视,他觉得蹇宾的眼睛太过慑人,只好留与他一个背影。
两人陷在昏暗的烛光里,呼吸声交叠,齐之侃侧着染上麻意的半边身体,辗转翻身,小心翼翼的唯恐吵到睡在里侧的人。
蹇宾的面容在影影绰绰的烛光笼罩下,墨色的发丝搭在脸颊上,卷翘的羽睫微微颤动,挺立的鼻梁,樱红的薄唇,齐之侃不自禁的伸出手拂开落在面颊上的发丝扣向耳后。
蹇宾似是有感,往齐之侃的身边蹭了蹭。
齐之侃惊的手顿在半空,等着蹇宾下一刻的动作,可身旁的人只是寻着热源靠近他,依旧睡得安稳。
齐之侃这才轻轻舒了口气,垂下了手,在这昏黄的烛光里,他的眼睛亮的出奇,一瞬都不肯错过似的描摹着蹇宾的五官。
烛油燃尽,齐之侃睡眼惺忪,迷蒙间阖上了眼睡去。
清晨的微光透过窗缝,打在床榻上额头相抵的两人身上,和煦又温软。
齐之侃睁开眼便看见蹇宾盯着自己,眉目含笑,嘴角上翘,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睡得可好?”
温润的声音直直撞进齐之侃的耳里,刚睡醒的他一阵茫然,直愣愣的看着蹇宾。
蹇宾心间一动,直觉得这人傻愣的可爱,伸手点了点齐之侃的眉心,“小齐,回神了。”
齐之侃感受着眉心的触感,眨着眼睛汇笼着思绪,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一声,急急坐起。
“我去做早饭。”
蹇宾也跟着坐起,只见齐之侃一路慌忙的出了屋子,瞧着未掩上的门出神。
真真是道阻路且长啊!
山林小屋,袅袅炊烟,蹇宾不曾想过自己会享受这样宁静的生活,没了这世外的繁华与喧闹。
蹇宾看着在灶台前忙碌的人,竟真让他生出岁月静好的念头来。
树叶嘶沙作响,山林中的空气混合着泥土清香,蹇宾伸手摸着叶子上的晨露,指尖轻拈,折下一片叶子把玩着。
“蹇…蹇公子,可以吃早饭了。”
齐之侃生坳的称呼,惹得蹇宾一阵笑,“你唤我名字即可。”
“哦,好。”
齐之侃摆着碗筷,捧着一碗热粥放在蹇宾面前,“蹇…阿蹇,家中只有清粥时蔬,你先吃着,过会儿我去林间猎些野味。”
“打猎吗?我与你同去。”
“好。”
蹇宾看着齐之侃,越发觉得合乎心意,面前的清粥小菜也成了美味珍馐。
齐之侃收拾好碗筷后,从屋中拿出弩箭,便领着蹇宾往密林中走。
那林中的小屋随着主人的出走,渐渐化成虚无,隐匿无踪。

(蜜汁走向,不知道下一章会写成什么内容,依旧长短不定,走向不定!!!)

评论 ( 6 )
热度 ( 35 )

© 洄小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