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龙传说(隐凡)

人龙传说
丁隐×张小凡
龙受梗 虐向慎入(he)  一发完
给几儿 @还是那个Lu几儿 的视频配文,视频请戳我

强烈推荐大家看这个视频哦,我们几儿剪得特别棒!
*

龙,相传其牛头鹿角、蛇身鱼鳞、虎爪长须,可腾云驾雾,呼风唤雨,栖于山河湖泊间。

青云山
“六哥,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下山历练才能转生成龙啊?”
“传说我们的先祖曾是天界战龙,后因私动凡心,与凡人相恋,触犯了天规,被除去仙籍,贬下凡尘,成了半人半龙的妖龙。”
“从那以后啊,我们龙族就成了半龙半人的妖,只有经过世间磨难的历练方可成龙。”
“…凭什么啊?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难道只为私动凡心就要被惩罚?”
“人龙结合,必遭天遗。小凡,你下山以后可千万不要和人类走得太近。”
“嗯,小凡知道了。”

青云山灵气鼎盛,历来为龙族为所居之地。
龙王生七子,独有七子小凡尚未成龙。
“老七啊,论资质,你在你们七个中最差的一个。法术学不好,到现在连腾云驾雾都时灵时不灵的!你说你…唉”龙王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的小儿子。
小凡自知愚笨,平日里也勤加练习,但是法术却是一点进益也无。
“法术学不好就慢慢学,小凡只是资质差了些,品相还是很好的”龙后挽着龙王的手劝道。
“小凡,人间危险重重,人心更是险恶。你此次下山定要小心谨慎。”
“是,爹娘。”

初次下山的小凡,瞧见人间的繁华闹市一下子便被吸引,他左右瞧着,最后在卖糖人的小摊前驻足。
突然间传来一声巨响,赶集的人们开始匆忙的四处逃窜。原来是一只火红色的四脚巨兽在人间肆虐,小凡见那巨兽迫近一个幼童,也不顾现出真身是否会为自己惹来祸患。

不及思索他便化成龙身,与四角巨兽缠斗,拼力阻止它的恶行。可他的法术只学了个半吊子,与那四角巨兽斗了个两败俱伤,也算是解了这暂时的危局。

岂料他伤重不支落入蜀山,触动了天门峰剑阵,昏迷不醒。
丁隐守山时察觉剑阵异常,便前往查探,发现一蓝衫男子晕倒在地。他将人扶起靠在自己的臂弯处,“你没事吧?”
丁隐见怀中之人没有回应,便将人抱回住处,为他煎熬汤药。

推门而入时,见他已经醒来,丁隐将汤药放至桌案上,“你醒了。”
张小凡盯着来人瞧了半晌,便见那人端着汤药递到了他面前。张小凡最是怕苦,可也不好耍性子推拒,蹙着眉将一碗汤药喝尽。

丁隐看着他皱眉苦脸的小模样,嘴角荡着笑意,“你伤的太重,短时间内不要乱跑啊!”
“谢谢你救我。”张小凡乖巧的应声,心想可得问一问恩公尊信大名,日后可要报恩。

可这一时机没给把握住,丁隐嘱托他好好修养,就转身出了房门。
过了几日,张小凡的伤也已恢复大半,在房里躺了数日,也有些待不住的下床,在院内活动活动筋骨。

丁隐从外回来,与他碰了个照面,张小凡赶忙放下举过头顶的双手,规矩的作揖,“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敢问恩公尊信大名,日后必将报答。”
“叫我丁隐就好,带你回来只是一桩小事,不必挂怀。”

丁隐见他已无大碍,笑着说:“带你回来也有数日了,还不知你叫什么?”
“啊!我…我叫张小凡。”
“小凡,要跟我一起去后山走走吗?”
张小凡应的极快,“好啊。”

蜀山不愧是修仙圣地,地杰人灵。
张小凡在床上躺了多日,现下见了这一番风景,不免兴奋的在竹林里撒欢似的跑了起来。

不期然的一张笑脸撞进丁隐的眼睛里,震的心头咚咚狂跳,令丁隐看的有些痴了。
谪仙之姿这四字落在小凡身上,真是只字未差。

正逢十五,张小凡跟着丁隐下了山,见镇上摊贩叫卖着,好奇道:“丁大哥,今天什么日子?”
“今日是十五,今夜会放河灯悼念先人,并且祈愿先人保佑。”

张小凡不自觉的拽着丁隐的衣袖晃了晃,撒娇似的说:“那我们今晚也来这里看看吧!”
丁隐轻笑道:“好,我们今晚也来放河灯。”

入夜,星星点点的河灯顺着水流,将小河道填满,为这夜添了一抹别样的景色。
张小凡托着一盏河灯蹲在台阶上,小心翼翼的将河灯放入河面上,用手轻轻推了推,入乡随俗的学着旁人闭眼祈愿。

丁隐也蹲在他身旁,看着他满面笑意的模样,面上也带上了笑。
张小凡看着他的小河灯渐渐飘远,载着他所祈之事。他轻轻的拨了拨水,兀自说道:“我娘说,一个人从出生开始,这个缘分就是一辈子。有些缘分,不知从哪来,也不知道到哪去。”

朝夕相处,丁隐渐渐生了恻隐之心,瞧着张小凡的眼神多了几分不便明言的情愫。
丁隐听了他这一番话,脱口道:“天地之大,人海苍茫,我能认识你,难道这个不是缘分吗?”

张小凡心神突然一震,耳尖都烧了几分,眨着眼睛看着丁隐,“丁大哥,能与你相识真好。”
丁隐伸手抚开贴在他面颊上的碎发,笑着点了点头。

翌日,丁隐收到密信,赶回蜀山。
蜀山掌门屏退众人,才对丁隐道:“你是六星之子,是赤魂石天然的容器。赤魂石能使人功力大增,但是物极必反,稍不谨慎便容易走火入魔。你天性纯良,没有人比你更适合承载它。”

张小凡悄悄跟在丁隐身后,隐在门外将这些事都听了个透,不免心惊。可只能焦急的在心中叫喊:丁大哥,你快些拒绝啊,这赤魂石绝不是善物,绝不可听从掌门所说。

丁隐楞了片刻,慢慢消解着这番话,蹙眉应道:“丁隐愿遵循掌门之令。”
待丁隐出来后,张小凡便一直跟着他。

赤魂石的戾气极强,丁隐为其所伤,便晕了过去。张小凡急忙将人带回山下小屋中,传输内力,解了这一时之危。
见他没有性命之忧后,张小凡才去煮了些清淡的食物。他看着丁隐吃好后,便问:“怎么样?好吃吗?”

丁隐看着他,答非所问,“你花那么大力气救我,谢谢你。”
张小凡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心中所想脱口而出,“我喜欢你。”
可是族中有古训:人龙结合,必遭天谴。这些话却是说不得,倘若他知道自己是妖,那么往后他还未与先前一样吗?

丁隐见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暗自用劲,便问道:“你有事情瞒着我?”
张小凡即刻摇了摇头,否认道:“没有。”
丁隐知他另有隐情不好多说,也不再追问。

过了几日,丁隐才将赤魂石的戾气压制下去,让它与自己能够平和共处。
安稳日子未过几日,便听闻村庄村民遭人屠杀,手段残忍。
蜀山弟子将这一消息告知丁隐,还怀疑张小凡与这事脱不了干系。
丁隐到村中查看,发现村中妖气弥漫,不禁踉跄几步,担心独自留在小屋里的张小凡。

丁隐神色紧张的推开屋门,见张小凡毫发无损的站在屋内,才松了口气。
可张小凡本就隐瞒了真实身份,被这动静一闹,免不得慌了神。他往前走了几步,语气有些急切的说:“没错,我是妖,可是你相信我,他们不是我杀的。”
丁隐毫不犹豫的应着,“我相信你。”

丁隐确实如他所言,对张小凡没有半分怀疑,为了除去他的嫌疑,奋力寻找真凶。
张小凡与往日一样,留在屋中等丁隐回家,可突然浑身疼痛难忍,手背上的龙鳞乍现。
“为何我的内息会有异动?”
张小凡不想丁隐见到自己这副模样,推门而出,一路跌跌撞撞。

所幸六哥感知他有危险,寻到他,见他跌倒在地,急道:“小凡,小凡,你给我坐好了。”便运功为他抑制体内胡乱冲撞的脉息,可见效甚微,张小凡捂住心口,吐出血来。
六哥将他扶起,“小凡,哥带你回青云。”

丁隐回家后,里外都寻不到张小凡,怕他出了事,又找了许久,可依旧不见人影。
猜想他许是回了青云,知他不会不告而别,可能是出了什么意外。丁隐的担忧难解,便决定上青云,要亲眼见到他,确定他安好才能放心。

果然张小凡回了青云,丁隐瞧见自己日思夜想之人,心口悬着的大石才落了地。
丁隐松懈之后,不免大意误闯青云结界,被其所伤。
张小凡心急如焚,抬手便要施展法术就他。
六哥出手制止,“小凡,不要用法术。”

张小凡只能作罢,甩开他的手,跑到丁隐身旁,看他伤的厉害,嘴角的血还不断往外渗。张小凡扶住他,鼻子突然冒着酸气,声音哽咽,“青云守卫这么森严,还有符文的防卫,你怎么……”

丁隐又咳了血,跪倒在地。
“你伤的这么重!”
“没事。我看到你就安心了。”

张小凡面上露出个苦涩的笑,“为什么你那么傻。”
丁隐见不得他这个样子,想伸手抱抱他,告诉他别难过,可悬在半空的手卸了力无奈的垂下,他就这么陷入黑暗,昏了过去。

“我要去救他。”
“小凡,上次若非我为你抑制体内脉息,你根本走不到现在。”
“定海珠可以救他。”
“你不能去,救他,可会要了你的性命。”

张小凡语气坚定道:“六哥,无论后果如何,我都要救他。”
六哥看着他决绝的背影,只得叹了口气,他这七弟犟得很,可这路是他自己选的,那就由他去吧。
只愿他能得个好结果!

赤魂石本属魔物,一旦入体,更乃大劫。
丁隐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脉象错乱,犹如江海翻腾;濒临走火入魔的边缘。

没想到人世间最大的困厄,竟是一个情字。

张小凡从怀中拿出玉佩,玉佩在烛光中笼罩下越发剔透,不禁想起在小屋中的时光。
那日,丁隐将这玉佩送他,状似云淡风轻的说道:“对了,给你。”

张小凡本想推脱,这玉佩定是贵重之物,他不便收下。
丁隐复又说道:“你肯让我以后,好好保护你,呵护你吗?”
张小凡心中撼动,向前一扑抱住丁隐,只觉得一切外因都不可撼动他们。

他摸了摸玉佩,将它收进怀中,笑得惨淡,“人妖殊途。”
他将定海珠取出,修复着丁隐所受的伤。
张小凡灵力耗尽,喃喃道:“我还有三天。”

丁隐醒来后,见张小凡就在身侧,先前的相思之苦解了个尽。
“小凡,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好。”

春风拂面,这桃花林里也飘起了桃花雨。
丁隐捧着一束亲手扎好的花,笑了笑,“不管你是人还是龙,我喜欢的人就是你。”
张小凡也应道:“我喜欢你。”
“我们找一个地方,建立一个自己的小家,只要你在哪,哪儿就是我丁隐的家;我们平平安安的生活一辈子。”
“嗯。”

张小凡独留在屋中,用手垂着自己的腿弯。族中长老早已对他言明,“没有了定海珠,不过数日,你将灰飞烟灭。”
他执起酒盏,仰头喝下,赤着眼不甘道:“他说他愿意跟我归隐山林,愿意跟我一起过平淡的日子,我只是想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借酒消愁,却未消得几分。

三日大限,来得如此之快。张小凡不想丁隐看到自己消失,夺眶而出的泪水落在手背上,他狠下心道:“求你,离开这里。”
丁隐却以为他这外人留在青云,为张小凡添了诸多不便,想着青云是他的家,他留在此处伤也会好的快些,“我们相聚只有几日,你的伤还没好,你等我。”
张小凡紧了紧垂在身侧的手,“我会等你。”

张小凡用尽全力压制在喉间的血,在看到丁隐离开的背影后,终是吐了出来,“我可能撑不住了。”而后就晕倒在地,视线逐渐模糊直至陷入黑暗。
丁隐还未走远,就被人告知张小凡的情况。
他蹙眉怒道:“不可能,不可能,我知道他肯定在等我。”

可等他上了青云,看到心爱之人躺在玉床上,被烛火圈在中间,脚步踉跄,心头犹如刀绞。
他摸着张小凡苍白的脸颊,轻声说:“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这样值得吗?”

丁隐轻轻托起张小凡的手掌,在他掌心写着“我爱你。”
一遍又一遍,他想让这人回来,他知道张小凡舍不得自己。

“或许有一个人可以救他。”青云族人将这唯一的希望告知丁隐。

“我会等你。”
张小凡的这句话与他的笑颜一直在丁隐脑海中反复闪现,丁隐想这最后的机会一定要去试试。
他便一步一跪,一跪一叩首的拜上山。

小师妹不忍见他这副模样,唯恐他伤了自己,“丁大哥,他已经死了,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也不会安心的。”
丁隐仿若未闻,直到进了山门,见到囚禁在此的屠苏。

屠苏本以成龙登了仙位,只因动了凡心,与师兄相恋。
奈何师兄肉体凡胎,不得人龙相恋,天庭得知此事后,便将屠苏罚下凡,去了仙籍,变为妖龙,不死不灭。
师兄却只能不停地轮回转世,却不再记得前世的约定。

屠苏的眼神透过丁隐,仿佛看到了他的师兄执着剑,衣袂翻飞的朝他而来,嘴唇微启唤他“屠苏。”
“师兄,是你吗?”
那些记忆猛然间蜂拥而至,另屠苏招架不住,捂住心口大口喘气,过了片刻,才得以平息。

屠苏等待千年,等到了小凡的丁隐,却始终等不回他的师兄。
丁隐送给张小凡的玉佩本是天墉遗宝,存有陵越前世记忆,才可以唤醒屠苏。也因这玉佩才让失去定海珠的本该神形俱毁的张小凡的肉身得以存留。
“我求你,我求你救他。”
“他是我族人。”
屠苏闭目汇聚灵力冲破封印,以玉佩做引,将张小凡救回。

张小凡在床上躺了数日,才慢慢醒来,身体也渐渐恢复。
丁隐将张小凡带回竹屋,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挑柴担水,虽有些枯燥的生活,可能与相爱之人一起长相守,便有了别样滋味。

张小凡看着丁隐,目光盈盈,笑说:“永不分离。”
丁隐与他一同笑着,“嗯!”

情之一字,难解难分,那便纠缠不清,致死不休。

(老生常谈一下,依旧求评论2333)

评论 ( 18 )
热度 ( 88 )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