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我意(离镜x穆乐) AU

(二)

春里的江南,透着雅。
清晨的薄雾,为它遮上面纱,朦胧又美妙。

穆乐看着放在床头的衣袍,洁净的白色,亦如那个隆冬。

一个妄想作乱的藩国,一个不得宠的世子,在腊月里背井离乡,被当成质子送入京。
那年冬日,京城里的繁华覆盖着白雪,裹挟着割面的寒风,穆乐只将这片苍白收进眼里。他扯着大氅将自己裹紧,试图隔挡席卷而来的苍凉与寂寥。

他进了宫,与一群年龄相仿的少年站在殿中。
大殿的门被推开,来人逆着光,踏着傲慢的步子。
穆乐知晓今后的一切定是由这人主宰,察言观色的本领自小修炼而成。
他随着旁人跪下,低头不语。
“太子今日亲选伴读,你们可机灵着点。”侍从扯着尖细的嗓子说道。

年少的人止不住好奇,偷偷抬眼看当朝太子。
浑然自成的帝皇之气,只消一个眼神,便摄的这些人战战兢兢,瑟缩着身体不再妄动。
“都别跪着了。”清凛而低沉的嗓音,离镜漫不经心的说着。

穆乐站起身,微抬起了头,不期然的与离镜的眼神对上,不自禁的眨了下眼,却不带丝毫惧意。
离镜行至他的身前,笑问:“你叫什么?”

“穆乐。”平静无波的声调,与在旁瑟缩的人大相径庭。
离镜直勾勾的看着他,“日后你便是我的伴读了。”
穆乐俯首作揖,应道:“是。”

记忆重叠,初遇与重逢竟如此相似。世事轮回交叠,绕了个圈,又回到了最初。
经历了诸多变故,竟也没能逃脱这个束缚着他的牢笼。

既然避无可避,那就行一步看一步。
穆乐自嘲的笑了笑,左不过一条命,本就无人来怜,又何必在这伤春悲秋,怀念起不该记起的事。

他束好衣袍,走出房门,候在离镜的门外。

清晨的雾散尽,阳光透着窗缝往里钻。
离镜开了房门,瞧见立在房外的人,没了昨日的狼狈。一头发齐整的束在脑后,白色的衣袍显得他更加消瘦,却又更加惹人喜欢。

离镜毫不掩饰的打量着他,“你倒是自觉,这便做起了侍从的活。”
穆乐站在一旁,颇识时务的说:“主人,可有吩咐?”
“洗衣做饭。”
“啊?”穆乐讶异地出声。

离镜看着他的反应,笑出了声,“这些当然都轮不到你做,你只要跟在我的身旁,做个贴身护卫即可。”
穆乐被他笑得脸颊微红,低头应“是。”

离镜转着他的折扇,领着穆乐上了街。
不多时,穆乐双手都没了空余。
离镜倒是一副败家公子的浪荡模样,出手阔绰的很。

穆乐心中存疑,以他对离镜的了解,他是断不会这般毫无目的来江南游玩。
即使心中疑惑,可也得扮好尽职侍从的差使。他拎着各式各样的物件,沉默的跟在离镜身后。

“回客栈吧。”离镜突然顿住脚步转身。
穆乐一时不察,直直的撞上,额头嗑上他的下巴。
离镜用手指点在他的额头,揉了揉自己的下巴,“这是对我有意见?”
“我…我没…抱歉。”穆乐开口想要解释,却又欲言又止。

离镜见他不言不语的模样,蹙着眉又重复了一遍,“回客栈吧。”
“是。”
回应的很是干脆,但离镜就是恼他这如同一汪死水的态度,却又不忍心出言苛责他。

从昨日见到他起,就被这奇怪的心绪困扰着,寻不着原由。

离镜移回点在他额头的手,负气般的甩着衣摆,大步往客栈走。
穆乐亦步亦趋的跟着,仍旧是沉默。

(卡的特别严重,写的也不是很好,但是仍然在努力的想,努力的码字。
么么看文的小天使们,请给我留言评论吧!)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