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我意 (离镜x穆乐) AU

脑洞一时爽的产物,可能会有狗血的虐梗~

烟花三月,春风扶人面。

江南的春,美的撩人,丰城的大小街道里,贩夫走卒沿街叫卖,好不热闹。

离镜把玩着手上的折扇,在街道上转悠,好似什么都是新奇的。

行至城中闹市区,人群中一阵喧闹,离镜拨开密集的人群,往里看去。

入目的便是一个赤膊的少年,双手锁着铁链,头发凌乱的披散着,一双黑亮的眼睛恰好与离镜的视线相撞。

离镜不自禁的皱眉,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可在记忆中又遍寻不到。

他双臂环抱在胸前,一副看热闹的姿态。

面相奸诈的商贩将铁链用力一拽,把那少年带的向前一冲,险些跪倒在地。商贩脸上堆起笑,用手敲了敲身侧的小木板。

木板上写着歪七扭八的几个字:奴隶,二十两。

“这可是域外的奴隶,天生神力,只要二十两,童叟无欺…”商贩声情并茂的叫嚷着。

围观的人群本就是凑凑热闹,看看这域外的奴隶与他们有何区别,可发现也不过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并无惊奇之处。人总是随波逐流,聚集的快,散去的也快。

“诶…大家别走啊!”商贩不死心的叫唤着。

离镜扔了一锭银子给那商贩,用折扇敲了敲铁链,“这人我要了。”

一直静默的少年,在听到离镜的话,身体几不可见的一晃,原本如一汪死水的眼睛里有了挣扎的颤动。

商贩将到手的银子揣进怀里,笑得一脸谄媚,“公子好眼光啊…”

离镜对他的奉承不置一词,只是微微笑着,瞥了那商贩一眼。

这一眼令商贩握着钥匙的手一抖,差点脱手落地,他也不再废话,将那少年身上的铁链卸下,便脚步匆匆的跑远。

离镜用折扇贴着少年的下巴,轻轻抬起,细细打量起他,发现这人眼睛晶晶亮亮的,有着引人入迷的魅力。

他笑问:“你叫什么?”

那少年将脸一偏,躲开了他的探究,声音沙哑的说:“穆乐。”

离镜收了抬着的手,也不气恼,“我叫离镜,以后你便跟着我了。”

穆乐听了那二字,只觉得一阵恍惚,有些事如泄闸之水倾泻不止;他握紧双拳,将这些事强压而下,应了声“是”。

离镜又转起手中的折扇,心情好的出奇,领着新买的小奴隶回了客栈。

穆乐住进离镜的房间外室,离镜让小二把晚饭送到了房内,他倒是不介意主仆之分,让穆乐与他同桌进食。

房内静的压抑,穆乐吃了几口便放下碗筷,起身说:“我吃好了,你有什么吩咐的。”

“你可会武?”

“会。”

“你可有杀过人?”

“有。”

离镜大笑几声,“好,很好。”

穆乐有些不解的看着离镜,离镜也起了身,走至衣柜前,将包袱打开,取了一套衣服给穆乐。
“将自己打理好。”

穆乐接过衣服,“是。”

离镜看着走到房门口的人,露出一个玩味的笑,“你不好奇,我会让你做什么事情?”

穆乐脚步一顿,并未回头,“既以卖身,本就没了自由,又何必多生出这些毫无意义的想法。”

“去吧。”离镜也不再留着他,待他走后,便叫来隐匿在暗处的影卫,“查一查。”

“是。”影卫领了命令,便消失无踪。

离镜看向窗外,那一轮月高悬在空,皎洁又明亮,他按着心口处,不禁想起了白日里穆乐看着自己的眼神。

心口空寂许久的一处,竟有了被填充的实感,他赏着月色,冷笑了一声,觉得这一点异样感受荒谬至极。

(脑洞一时爽的产物,有想看后续的小天使,请给我留言呀~~~)

评论 ( 14 )
热度 ( 23 )

© 宿洄 | Powered by LOFTER